操千曲

知和爱永成正比,知得越多,爱得越多

我好烦磕cp的时候被人打断啊


摘纪录:

有些傻话,不但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譬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张爱玲《倾城之恋》

昆明的九月正是雨季的尾巴,雨季的尾巴就是孔雀的尾巴,是最富于色彩的美丽的。新校舍背后,向北边看,五里开外就是长虫峰,山色便是墨绿的。

——鹿桥


我身体里的火车从来不会错轨

所以允许大雪,风暴,泥石流,和荒谬


余秀华《我的身体里也有一列火车》


流苏,

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


——张爱玲《倾城之恋》


我们曾肩并肩前行,走过风雨和泥泞

我们曾背靠背战斗,挡过刀枪和子弹

我们为了同一个信仰而奋力前行,直至殊途

我曾说你是背誓者

你曾说我是冥顽者

我们终将走上不同的路。

知道你走进漫天大雪消失了身影

而我对你逐渐虚无的背影发誓

我会改变,但我永不背弃。

这是你教给我的诗句,

我会带着它 继续前行。

              ——俄 吉皮乌斯


还是看见了你浅浅幽蓝的眼睛

纵然隔着纽约三百层沉落的浓雾

纵然隔着弦上的箫,鼓槌的散断

眼睛中没有欢乐,也没有悲伤

每天穿越丝绒地道,安睡在核桃的中心

远离月球三百万公里,还是梦见你

流浪天涯的声音,独自盈缺的声音

丝绒这么湿润,眼睛这么明亮

我愿赤裸着播下我黑暗如种子的身体

穿越Andy的泥土,穿越Nico的砾石

还是长出了你罂粟盛放的眼睑

远离世界三千年,我们的灵车已经失控

天堂被雨水打湿,潜行者醉倒在

云朵边上

还是呼吸到露珠中的阳光

还是看见了你浅浅幽蓝的眼睛

穿越丝绒地道,不再敲响世界的门


这两种的安全使得楚人的生活充满优游闲适的空气,和北人的严肃紧张的态度成为对照。这种差异从他们的神话可以看出。楚国王族的始祖不是胼手胝足的农神,而是飞扬缥缈的火神;楚人想像中的河神不是治水平土的工程师,而是含睇宜笑的美女。楚人神话里,没有人面虎爪、遍身白毛、手执斧钺的蓐收(上帝的刑神),而有披着荷衣、系着蕙带、张着孔雀盖和翡翠於的司命(主持命运的神)。适宜于楚国的神衹的不是牛羊犬豕的羶腥,而是蕙肴兰藉和桂酒椒浆的芳烈;不是苍髯皓首的祝史,而是采衣姣服的巫女。再从文学上看,后来战国时楚人所作的《楚辞》也以委婉的音节,缠绵的情绪,缤纷的词藻而别干朴素、质直、单调的《诗》三百篇。


黑暗一点点增加,一点点淹上身来,像蜜糖一样慢,渐渐坐到一种新的元素里,比空气浓厚,是十年廿年前半冻结的时间。


——张爱玲《怨女》


举目则青楼画阁,棱户珠帘,雕车竞争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疱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瞻天表则元夕教池,拜郊孟亭。频观公主下降,皇子纳妃。修造则创建明堂,冶铸则立成鼎鼐。观妓籍则府曹衙罢,内省宴回;看变化则举子唱名,武人换授。仆数十年烂赏叠游,莫知厌足。一旦兵火,靖康丙午之明年,出京南来,避地江左,情绪牢落,渐入桑榆。暗想当年,节物风流,人情和美,但成怅恨。近与亲戚会面,谈及曩昔,后生往往妄生不然。仆恐浸久,论其风俗者,失于事实,诚为可惜,谨省记编次成集,庶几开卷得睹当时之盛。古人有梦游华胥之国,其乐无涯者,仆今追念,回首怅然,岂非华胥之梦觉哉。目之曰《梦华录》。然以京师之浩穰,及有未尝经从处,得之于人,不无遗阙。倘遇乡党宿德,补缀周备,不胜幸甚。此录语言鄙俚,不以文饰者,盖欲上下通晓尔,观者幸详焉。